返回首頁
行業聚焦CURRENT AFFAIRS
行業聚焦 / 正文
凈利潤同比下降超兩成
財險行業經營業績繼續兩極分化

  編者按:

  從各家財險公司披露的2018年年報數據來看,整體而言,“老三家”在財險市場中的地位依然穩固,中小險企面對的競爭更趨激烈。從盈利可觀的財險公司的案例來看,對于中小險企而言,意欲實現突圍發展其實并非無路可循,找到能夠發揮自身特色與優勢的細分領域在未來至關重要。

  新車銷量低迷、費用競爭慘烈、投資收益下滑……在多重困難的包圍下,財險行業在2018年的表現格外受到關注。近期,除個別險企外,其余財險公司均已披露2018年年報。記者通過梳理統計中國保險行業協會網站上各家財險公司發布的年報數據發現,2018年,84家財險公司共實現凈利潤約320.71億元,同比下降約21%。其中,50家財險公司實現盈利,34家財險公司呈現虧損。

  

  數據資料

  “老三家”市場地位穩固

  根據年報數據, 2018年,人保財險、平安產險、太保產險分別實現保費收入3887.69億元、2475.26億元和1190.53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1%、14.5%和12.6%。三家頭部財險公司保費收入總和在84家財險公司總保費收入中的占比超過60%,“老三家”的市場地位依舊穩固。

  2018年,“老三家”人保財險、平安產險和太保產險分別實現凈利潤163億元、132.09億元和35.92億元,合計凈利潤約為331億元。這也意味著,如果剔除“老三家”的凈利潤,2018年財險行業將呈現整體虧損的局面。財險行業的馬太效應由此可見一斑。

  但同去年相比,人保財險、平安產險、太保產險的凈利潤也同比出現下滑。2017年,人保財險實現凈利潤197.12億元。同去年相比,人保財險的凈利潤同比減少17.3%?!襖先搖敝釁溆嗔郊蟻掌蟮木煥蠼搗嘍越險?,太保產險凈利潤同比下降6.6%,平安產險凈利潤同比減少1.2%。

  “老三家”凈利潤出現下滑也折射出財險行業的整體氛圍。在人保財險、平安產險和太保產險之后,國壽財險、大地財險、中華財險、陽光財險、太平財險、天安財險、華安財險的保費收入位列第四至第七位。在這7家險企組成的“第二梯隊”中,除中華財險和天安財險外,其余5家財險公司凈利潤均出現同比下滑,其中兩家險企的凈利潤降幅超過八成,一家險企更是出現虧損。在“老三家”地位難以撼動的情況下,中小險企間的競爭更顯激烈。

  具體來看,在上述7家險企中,中華財險在2018年實現凈利潤11.23億元,同比增長13.1%,其凈利潤也僅次于人保財險、平安產險和太保產險,在“第二梯隊”中居于首位。2018年,大地產險實現凈利潤9.08億元,陽光財險實現凈利潤7.22億元,太平財險實現凈利潤2.84億元,同比分別下降22.4%、48.9%、10.4%。

  中小險企迎突圍曙光

  有趣的是,在財險公司凈利潤排行榜上,前十名的位置并非全部由“老三家”和上述“第二梯隊”的險企所壟斷,其中一些面孔也讓人看到中小險企突出重圍的一些希望。

  以凈利潤來看,2018年,英大財險實現凈利潤6.04億元,同比增長65.5%;鼎和財險實現凈利潤4.45億元,同比增長84.2%;中石油專屬財險實現凈利潤3.15億元。三家險企均躋身2018年財險公司凈利潤排行榜的前十位,其中僅中石油專屬財險的凈利潤同比有所下滑,英大財險和鼎和財險均實現了凈利潤的大幅增長。此外,還有多家外資保險公司的凈利潤同比增幅超過100%。

  值得注意的是,在鼎和財險的保費收入前五大險種中,企業財產險位列第二,而在英大財險保費收入排名前五的險種中,企業財產險更是高居首位,這與兩家險企的股東背景或有聯系。而對于外資保險公司來說,車險并非其主戰場,在非車險市場上更能夠展現其成熟的承保經驗。

  目前來看,車險仍然是財險市場的重中之重。但從長遠來看,隨著商車費改深入推進,保險公司的風險選擇能力和定價能力將受到更大的考驗,大型財險公司憑借對車險銷售端和服務鏈條的控制力以及數據優勢,或許將會進一步加強在風險選擇與定價方面的能力,進而提升盈利水平,中小保險公司在競爭方面或將處于更為不利的局面。但從上述幾家實現盈利的公司案例中不難發現,面對一片“紅?!鋇某迪帳諧?,中小險企意欲實現突圍發展并非無路可循,找到能夠發揮自身特色與優勢的細分領域或許更為重要。

  去年,麥肯錫在其所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中表示,對于中小保險公司而言,一方面要明白自己是誰、具有哪些稟賦(如股東、地域、行業經驗等); 另一方面要深入思索這些稟賦是否能被充分發揮與利用。中小保險公司要做到“小而美”,切忌“小而全”?!靶《蓖菀墜舜聳П?,導致資源分散,最終業務缺乏特色。因此,中小險企必須明白自己擅長做什么、不擅長做什么,并在這一基礎上強化客戶經營,建立品牌形象,聚焦差異化的價值主張。

  互聯網保險集體虧損

  四家專業互聯網保險公司的情況同樣備受關注。整體而言,2018年,眾安在線、易安保險、安心保險、泰康在線4家險企合計虧損約28.47億元。在“保險+科技”的大潮洶涌澎湃之際,互聯網保險公司似乎仍在摸索自身的發展之道。

  具體來看,2018年,眾安在線實現保險業務收入112.56億元,同比增長89%。泰康在線在2018年實現保險業務收入29.53億元,同比增長78%。另外兩家互聯網保險公司的保費收入也呈現大幅增長的態勢。2018年,安心保險和易安保險分別實現保費收入15.31億元和12.94億元,同比分別增長93%和53%。

  但是,在保費收入增速可觀的另一面,卻是互聯網保險公司集體陷入虧損的局面。年報數據顯示,2018年,安心保險虧損約4.95億元,同2017年虧損2.99億元相比,虧損幅度擴大66%。保費收入與安心保險相近的易安保險則由上一年盈利約0.07億元,轉而在2018年虧損約1.99億元。而保費收入規模在四家互聯網保險公司領跑的眾安保險,其在2018年則虧損了17.97億元,虧損增幅達80%。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保費規??燜僭齔さ幕チO展疚臥庥鋈绱搜現氐目魎??較高的賠付支出是一個重要原因。以易安保險為例來看,2018年,易安保險的賠付支出為3.43億元,較2017年的1.87億元增長83%。其他三家公司的情況也是如此。數據顯示,安心保險的賠付支出從2017年的1.3億元增加至2018年的8.03億元,增幅達518%;泰康在線和眾安保險的賠付支出分別為8.77億元和46.51億元。有業內人士認為,高昂的賠付支出的背后,是現階段互聯網保險公司因為追求保費規模而在承保端風控不夠嚴格。

  除了高昂的賠付支出外,手續費及傭金支出大幅攀升也是造成互聯網保險公司虧損的原因之一。數據顯示,除易安保險的手續費及傭金支出有所下降外,其余三家險企的此項開支均有較大幅度增長。

  近日有消息稱,監管部門已就《關于規范互聯網保險銷售行為可回溯管理有關事項的通知(征求意見稿)》進行修改完善并在業內二度征求意見??梢勻范ǖ氖?,互聯網保險在今年將面臨更為嚴格的監管,而隨著更多險企押寶科技,互聯網巨頭紛紛涉足保險,互聯網保險公司還需要盡快在競爭日趨激烈的行業環境中找到通向成熟發展的道路。

責任編輯: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