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特別策劃CURRENT AFFAIRS
特別策劃 / 正文
互聯網巨頭跑步入場網絡互助迎來新的風口?

  策劃人語:

  自年初以來,互聯網巨頭們的意愿升溫入場加速,市場預測在2019年將會有更多主體和流量巨頭進入網絡互助市場。業內普遍認為,互聯網巨頭依托具有公信力的品牌形象和巨大的流量優勢,將吸引更多用戶關注、進一步了解和嘗試網絡互助,有助于做大市場蛋糕,甚至推動網絡互助的合規化進程,對于行業長遠發展大有裨益。

  網絡互助迎來互聯網巨頭入場再掀波瀾。繼支付寶5月8日推出防癌互助保障“老年版相互寶”后,蘇寧金融也于近日正式上線抗癌的互助計劃——“寧互寶”,成為繼騰訊、美團點評、支付寶、京東、滴滴等后,又一入場網絡互助市場的巨頭。

  自2016年互聯網巨頭爭相入局網絡互助,在經歷一年的不斷擴張、過度飽和、多方質疑以及2017年遭遇“強監管”收緊的共同作用下,網絡互助市場迅速降溫,不斷有平臺發布退出消息,大浪淘沙只余下了屈指可數的幾家頭部平臺堅守市場。隨著年初以來互聯網巨頭們的意愿升溫入場加速,市場預測在2019年將會有更多主體和流量巨頭進入網絡互助市場。

  

  數據資料

  記者最新獲悉,截至5月20日,支付寶的大病互助計劃“相互寶”成員數已達6400萬,救助人數49人;5月8日上線的“老年版相互寶”不到1天半時間,其成員數猛增至50萬。截至4月底,水滴互助官網顯示的會員數量達到7878萬,點滴互助也有55.96萬人加入到該網絡互助計劃中。

  快速激增的用戶數量令人咋舌。作為一種創新型的全民互助保障方式,網絡互助正在成為很多年輕人的“標配”,其巨大的用戶基礎和剛性的需求決定了該類產品和模式本身的想象空間。市場普遍共識,網絡互助使中低收入人群、隱形貧困人群更容易獲得健康保障,一定程度上緩解因病致貧、因病致窮等現象。與此同時,網絡互助也成為了教育用戶強化保險意識,甚至將互助用戶轉化為更高的ARPU(每用戶平均收入)保險用戶的重要渠道,具有離目標用戶群體更近的入口價值。但由于目前網絡互助尚未納入監管體系,專家建議,監管既應防范風險,維護消費者利益,又要給市場新生事物留下探索和創新的空間。

  市場遇冷后巨頭入場意愿升溫

  2016年,網絡互助一度風光無兩。炙手可熱的網絡互助曾經達到幾乎“每天成立一家新平臺”的競爭狀態,巔峰時甚至有數百家平臺并行,成為了互聯網領域僅次于直播的風口。

  據統計,僅在2016年的10個月內,就有14家網絡互助平臺擁有投資總計約2億元。騰訊、美團點評青睞的水滴互助,IDG支持的輕松籌旗下的輕松互助,經緯投資的17互助等,都相繼得到千萬級別的資金支持。除BAT外,更多領域資本也試圖在互助領域分羹。2018年末,滴滴金融悄然上線了網絡互助計劃“點滴相互”;前不久,蘇寧金融科技打造的“寧互寶”互助計劃也正在上線;華為云也表示將進入互助社群領域,并發布基于區塊鏈技術應用的互助社群——阿?;ブ?。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對于巨頭加速入場網絡互助,業內普遍持有樂觀態度,并認為這對網絡互助市場具有多重積極意義。首先,互聯網巨頭具有公信力的品牌形象和巨大的流量優勢,此舉將吸引更多用戶關注、進一步了解和嘗試網絡互助,有助于做大市場蛋糕,甚至推動網絡互助的合規化進程,對于行業長遠發展大有裨益。

  其次,巨頭入場的同時也帶來了創新模式。以水滴互助為例,多基于社交場景,病人家屬在水滴籌(水滴互助兄弟平臺)上發求助信息,轉發微信等社交平臺,基于熟人圈子向外擴散。在求助與救援過程中,形成自發的、低成本的流量,并形成用戶的互助模式、風險共擔意識的普及教育。此外,支付寶、滴滴等則基于金融場景,從擁有金融賬戶的海量用戶中可直接轉化用戶。

  第三,互聯網巨頭均有互聯網保險的銷售牌照,進入互助市場既是擴充,也是完善金融版圖。近兩年網絡互助成為風口并對流量的吸引力較大,這將有望帶動新一波流量。以騰訊系互助平臺輕松籌旗下的輕松保為例,其聯手多家保險公司推出了“年輕?!輩?,并與“大病救助”項目互相打通,通過高頻互動進行高轉化,也成為保險業務在互聯網平臺煥發新生的途徑之一。

  顯然,網絡互助計劃本身具有的“公益性質”,對于品牌建設具有一定促進作用,并可借此提高用戶的活躍度和黏性。同時,網絡互助計劃作為保險的一種補充,可成為企業涉足保險的淺層次嘗試。而網絡互助計劃本身具有天然的創新型商業模式,在未來有可能提供更多的贏利空間與方式。

  網絡互助不能替代商業保險

  2018年10月,支付寶推出的“相互寶”大病互助計劃在半年時間成員數就超過5000萬??燜偌ぴ齙拇蟛』ブ縟旱謀⑿栽齔?,超出了許多人預期。螞蟻金服副總裁尹銘表示,大眾的踴躍參與,讓相互寶有望成為國人在社保、醫保之外的第三大基礎保障。未來兩年內,希望有3億人能夠享受到相互寶“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互助服務。

  互助平臺的經營模式源于保險的大數法則原理,但并不同于保險公司的經營模式。有不少業內人士針對“互聯網互助平臺不能取代商業保險”持有較為一致的觀點。不同于商業保險,互聯網互助平臺是一種淺層次的“保障”,對于一些有潛在幫助、但不迫切的人群而言,值得入手。而對于有更高要求的人群而言,商業保險則更加符合需求。網絡互助作為商業保險的一個補充,具有存在且壯大發展的趨勢。

  支付寶相關負責人同意上述觀點并向記者表示:“理想的個人保障可以包括三大部分,首先是社會保障,也就是基礎醫保,然后是互助保障,最上層是專業、多樣化的商業保險。相互寶是一種互助保障方式,無法解決所有群體的所有保障問題,更不能取代專業保險。消費者如果有更高的保障需求建議還應購買商業保險?!?/p>

  針對網絡互助與商業保險的區別,原保監會副主席魏迎寧在近日也給予了更為清晰的劃分:其一,傳統保險的客戶是被推銷的,網絡互助沒有人推銷,是客戶主動參加;其二,傳統保險產品復雜,不能以簡單的方式解釋清楚,而網絡互助不是保險產品,對互助計劃的介紹十分簡要;其三,傳統保險購買之后不會經常關注,就像購買了一年期的汽車保險也只有到該續保時才會想起,而網絡互助會引起消費者高頻關注,因為人數的不斷變化,每個月的兩次分攤會隨之變化;其四,傳統保險費率比較高,而網絡互助成本比較低;其五,傳統保險管理費用比較高,或者說不透明,而網絡互助管理費比較底,相對透明。

  中國保險行業協會披露的一組數據顯示,非壽險公司管理費用將近40%,人身險公司管理費用將近20%,有的公司是在17%至19%之間,但不太透明;而網絡互助管理費用相對比較低,是公開透明的。業內人士指出:“互助計劃一般是通過收取管理費的模式維持運營,參與者越多,平臺盈利越多,特別適合互聯網巨頭。而在一些小型創業類的互助平臺,大部分采用免管理費模式,即參與者湊的每份金額都實際用于病友,而管理運營的費用基本都靠風險投資。此外,很多平臺也在積極探索新的營收方式,如賣保險產品等?!?/p>

  網絡互助亟待納入監管機制

  盡管互聯網巨頭入場積極性較高,但值得關注的是,今年4月19日,17互助平臺在官方微信發布終止運營公告:“因未能找到通過互助服務盈利的模式,導致項目虧損嚴重。從用戶利益出發,公司決定終止互助服務的運營,退回留存的互助金,并從4月19日起停止新會員的加入以及老用戶的續費?!?/p>

  每個硬幣都有正反兩面。近三年來,網絡互助成為風口,眾多創業公司和互聯網巨頭紛紛進入“賽道”。然而17互助平臺的終止運營可謂是一個轉折點,這也提醒了網絡互助平臺的盈利模式有待進一步清晰?!壩牖チ尥廢啾?,垂直小平臺由于流量有限、資源及品牌效應不足,經營持續性難以保障?!?業內人士分析稱。

  顯而易見,互助平臺的成員基于相互信任,組成互助團體,但有些平臺的人數少、流量有限,無專業化管理,最后難以持續。盡管網絡互助有著諸多方面優勢,但其不是商業保險,沒有先收保費,無法可依?!耙稹ブ貳牖チO?。很多網絡互助平臺表面在做公益慈善,實際上卻打了互聯網保險的‘擦邊球’?!庇兇姨岢?,大病互助形式進入我國時間并不長,由于目前國內信用體系不完善,尚未建立對于獲捐者的真實情況、資金需求情況的評價標準和監督機制,尚處于監管的“灰色地帶”,亟待監管的介入。

  事實上,2015年原保監會就發布了《關于“互助計劃”等類保險活動的風險提示》,提示消費者不要將此類互助計劃與保險產品混淆。2016年5月3日,原保監會發布《保監會有關部門負責人就“夸克聯盟”等互助計劃有關情況答記者問》,再次強調此類互聯網公司不具備保險經營資質,極易給消費者造成經濟損失。2019年以來,監管部門也叫停了部分平臺的互助計劃。

  在魏迎寧看來,網絡互助亟待監管?!霸諉揮屑喙苤?,起碼應該組織自律并制定原則,否則隨著人數越來越多,一旦發生風險難以處理,網絡互助應先市場自律,更需要盡快納入監管體系?!?/p>

責任編輯: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