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資產管理CURRENT AFFAIRS
資產管理 / 正文
金融資產暫行辦法的新變化及對商業銀行的影響

  4月30日,銀保監會就《商業銀行金融資產風險分類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暫行辦法”)公開征求意見。與原銀監會2007年發布的《貸款風險分類指引》(以下簡稱“指引”)比較,主要變化有六個方面:

  分類對象拓展。2018年年末,商業銀行貸款占資產總額的比重為41.24%,因此僅對貸款進行風險分類顯然很難客觀評價商業銀行資產的整體質量。所以暫行辦法將資產分類的對象從貸款拓展到承擔信用風險的全部資產,表內資產包括貸款、債券和其他投資、同業資產、應收賬款等;對表外資產管理產品、資產證券化產品要求穿透至底層資產,無法穿透的按底層資產中風險分類最差的資產確定。這將統一目前結構復雜、分類標準不一、甚至沒有分類的非信貸業務及表外業務的資產風險分類,有利于從整體上反映商業銀行的資產質量。

  適用機構擴大。暫行辦法適用于商業銀行,國家開發銀行及政策性銀行、農村合作銀行、村鎮銀行、農村信用社和外國銀行分行及銀行業監督管理機構監管的其他金融機構均要參照暫行辦法執行。指引對非商業銀行的要求是參照建立分類制度。因此,暫行辦法顯然要統一銀保監會監管的所有銀行業和非銀行業金融機構的資產風險分類標準。

  分類理念更新。暫行辦法資產風險分類理念的更新有兩個方面,一方面是以債務人為中心的“實質性”不良概念。這是2017年巴塞爾委員會《審慎處理資產指引——關于不良暴露和監管容忍的定義》中提出的,即如果銀行的非零售交易對手有任何一筆風險暴露發生實質性不良,應將其所有風險暴露均認定為不良。而現行指引中的貸款風險分類以單筆貸款為對象,同一債務人名下多筆貸款的分類結果可能是不一致的。暫行辦法規定為,對非零售資產,債務人在本行債務有5%以上分類為不良的,本行其他債務均應分類為不良。另一方面是以評估債務人履約能力為中心,強調債務人的正常收入也就是第一還款來源,弱化擔保覆蓋對風險緩釋的作用。

  分類減值結合。過去金融資產風險分類的監管規則和會計準則基本是兩張皮,各行其是,近年則開始相互趨同。如巴塞爾委員會《問題資產的審慎處理要求——不良資產風險暴露的定義和容忍度指引》中就將“出現國際會計準則規定的損失情形”作為判斷不良資產的標準之一。而我國2017年修訂的會計準則(第22號——金融工具確認和計量),改變了過去確認金融工具損失的“已發生損失法”,將“預期信用損失法”作為金融工具減值的基礎。這次暫行辦法則更進一步,將信用減值與資產風險分類緊密結合起來,信用減值成為貫穿資產風險分類標準的核心:正常類,未出現信用減值跡象;關注類,未發生信用減值;次級類,已經發生信用減值;可疑類,已顯著信用減值,金融資產減值40%以上;損失類,金融資產減值80%以上。

  分類標準清晰。原五級分類中被質疑最多的就是定性判斷多,語言晦澀難把握。如“沒有足夠理由”“也可能會”“一些可能”等等。而暫行辦法語義準確、表達清晰,特別是將逾期期限這一客觀性和可操作性非常強的指標納入分類:正常類,本金、利息或收益未逾期;關注類,本金、利息或收益逾期;次級類,本金、利息或收益逾期(含展期后)超過90天;可疑類,逾期(含展期后)超過270天;損失類,逾期(含展期后)超過360天。這可以在很大程度壓縮商業銀行根據需要調整分類的空間。

  細化重組資產。因為債務企業運營狀況和償債能力變化是一個漸進的過程,商業銀行評估資產質量并實施分級管理,分級調整后需要改變對債務企業的監管措施,這可能影響債務企業原有經營導致信用狀況的進一步惡化。因此,需要一個緩沖期,對陷入財務困難的債務人進行重組,以改善其經營狀況。暫行辦法明確了重組資產的定義,并對“財務困難”和“合同調整”的概念和情形做出了詳細的規定,不再“一刀切”納入不良資產,并將觀察期由至少6個月延長為至少1年,這非常有利于推動債務重組的展開,為債務企業自救和金融機構救助留足空間。

  暫行辦法的實施將對商業銀行產生重要影響。

  資產質量披露將更真實。金融資產風險分類標準的變化并不會影響資產質量,只會影響風險的暴露程度。暫行辦法規定逾期90天必須歸入次級,這一要求明顯高于指引,因此,可能會推高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 導致撥備覆蓋率下降。但去年銀保監會下發通知要求將逾期90天以上的貸款納入不良貸款,從目前的情況看,上市銀行的偏離度(90天以上逾期貸款/不良貸款)大都在100%以下,影響并不大,但對偏離度超過100%的部分中小銀行而言,實施暫行辦法的壓力較大。同時,暫行辦法規定只要逾期即納入關注貸款,對重組資產可以歸入關注貸款,因此預計關注類貸款的比例會有所增加。

  損益計量將更準確。2018年度,商業銀行累計實現凈利潤1.83萬億元,同比增長4.72%。但大型國有銀行的市凈率依然低于1,一個重要的因素來自投資者對其資產質量的擔憂。暫行辦法將資產減值與資產風險分類緊密結合,增強了監管規則與會計準則的統一性。雖然暫行辦法實施后,預計商業銀行可能需要計提更多撥備,一方面受不良率提高因素影響;另一方面是非信貸資產原來計提不足的補提。經過這樣夯實的利潤,因為擠干了資產質量的水價,將更能提振投資者信心,同時,也有利于促進商業銀行切實推進業務轉型,實現高質量增長。

  引導商業銀行提升核心能力。信用分析和風險管控能力是商業銀行的核心能力,但在過去商業銀行判斷資產質量時過多關注抵押品覆蓋率,在抵質押品“足值”的情況下,可能漠視企業的經營風險。暫行辦法將履約能力作為資產風險分類的核心,會倒逼商業銀行增強主動管理風險的能力,會更加關注企業經營活動及償債能力,將注意力轉移到真正支持實體企業的發展上來。

  調整不良資產處置策略。金融機構處置不良資產一般有四種方式,即核銷及自處、對外轉讓、證券化、債轉股。暫行辦法細化了重組資產的概念,明確定義了“財務困難”及 “合同調整”。在作為重組措施的合同調整方式中,除展期、降息等常規措施外,還有債務減免和“債權換股權”,這將大大增加商業銀行從自身經營角度處置不良資產的手段,在著力解決債務企業財務困難的同時,提升商業銀行的綜合能力,特別是重組問題企業和化解資產風險的能力。

  (作者為中國長城資產(國際)控股有限公司高級專家、副總經理)

責任編輯:韓昊
11选5前三直选复式 8码技巧 时时彩长期稳赚方法 二八杠十三字口诀 幸运28模式组合 pk10计划软件破解版 百人炸金花怎么赢 快3单双公式技巧规律 球探比分直播 mg游戏平台官网网址 七乐彩彩票软件彩神通专 无错36码特围 网站 世界杯足球直播 重庆时时彩一直跟34567 山东时时官方 快3计划软件手机版苹果 1分钟一开百盈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