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美文推薦CURRENT AFFAIRS
美文推薦 / 正文
“柔之勝剛”與企業經營管理

  剛柔關系問題是老子十分關注的問題,在《老子》文本中多次談到?!叭嶂じ鍘弊魑桓黿崧?,并非沒有條件,不能說任何柔弱都可以勝過剛強,更不能說一種柔弱可以克制多種剛強(不同的剛強亦應有不同的柔弱去克制)。老子在行文中盡管沒有特別交代這個條件,甚至某些單稱判斷往往采取了全稱判斷的形式,似乎在有意淡化這個條件,但在老子的邏輯推論中以及在具體剛柔轉化的敘述中,這個條件卻一直存在。什么樣的柔弱才能勝過剛強?老子說:“弱者道之用?!保?0章)亦即只有符合道并體現為道之作用的柔弱,才能勝過剛強。水之柔弱是老子推崇的一種具體的柔弱,認為水之柔弱體現了道的特點和作用,“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于道?!保?章)所以,水具有戰勝剛強的能量和力量,“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以其無以易之?!保?8章)水是魚的生存環境,對于魚而言,守住水之柔弱遠遠勝過竄到岸上守住堅硬的土塊,“柔弱勝剛強。魚不可脫于淵?!保?6章)事實上,“柔之勝剛”“柔弱勝剛強”,在老子那里至少有三層含義:一是柔弱能戰勝剛強;二是持守柔弱勝過持守剛強;三是柔弱能把剛強躁動的步伐控制在合理限度內。

  有人說,《老子》是對《易經》中坤卦的繼承、演繹和發展,從老子思想中突出母性、雌性、慈性、柔性等陰性特質來看,這種說法不無道理。老子的頂層設計是人與人的和諧以及人與萬物的和諧,亦即最大限度地實現人和萬物的自然(自然而然、原本如此的狀態),而這種實現的一個重要前提就是要避免“強作用力”的干預與沖擊,老子通過“道之無為”的邏輯預設,要求君王施政采取無為態度,以期實現百姓自化和萬物自然——“以輔萬物之自然而不敢為”(64章)。君王無為,不僅是百姓自化的現實原因,而且是百姓自化的邏輯前提:“我無為而民自化,我好靜而民自正,我無事而民自富,我無欲而民自樸?!保?7章)這里的“自化”“自正”“自富”“自樸”都是自然的一種表現或自然的另一種表達。

  在老子看來,有為則意味著一種剛性的控制,無為則體現為一種柔性的順應,最好的君王并不輕易發號施令,百姓也僅僅知道他的存在,大功告成,百姓皆歸根于自己天性的發揮或自己的自然而然,“太上,下知有之。其次,親而譽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悠兮其貴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謂我自然?!保?7章)

  老子提出的“功成事遂,百姓皆謂我自然”“我無為而民自化,我好靜而民自正,我無事而民自富,我無欲而民自樸”等觀點,與現代系統科學中的“自組織理論”有著極大的一致性或相似性,甚至可以把老子的觀點看做現代自組織管理模式的思想濫觴。系統科學中的自組織理論,其研究對象是復雜自組織系統的形成和發展機制,亦即系統是如何在一定條件下自動地由無序走向有序、由低級有序走向高級有序。自組織理論最初產生于控制論,被稱之為“自動化”機制理論,在引入管理學后,即刻帶來了管理理念的變革。在傳統的管理觀念中,社會系統是一個通過強制指令來控制的系統,而自組織管理理論則把社會系統看作一個自行控制、自行調節、自主發展以及能動創新的系統。系統內的各種要素總是相互作用、相互影響,這種作用和影響表現為兩種性質的反?。閡皇悄承┮氐拇嬖諍妥饔么俳肆硪恍┮氐納び敕⒄?,這種作用被稱之為正反??;二是某些要素的存在和作用阻礙了另一些要素的生長與發展,這種作用被稱之為負反饋。系統會在正、負反饋的交互激蕩中,產生出自行控制和調節的自組織機制。

  在系統的內部作用結構中,正反饋是由兩個正相關關系耦合而成的互動循環,兩個正向關系在正反饋中構成正相關關系,亦即“此長彼長,此落彼落”的因果鏈;負反饋是由一個正相關關系和一個負相關關系耦合而成的互動循環,一個正向關系和一個負向關系在負反饋中構成負相關關系,亦即“此長彼落,此落彼長”的因果鏈。正反饋能推動事物脫離原初狀態,以加速度的方式促使事物進行狀態切換,若任其沒有制約地單兵突進,勢必會令系統改變性質導致原有系統崩潰。負反饋則能讓系統保持平衡、穩定和冷靜,促使系統按既定軌道運行和按原有狀態存在,維持系統的動態平衡和穩定。事實上,《老子》一書不僅談到了系統內部結構中的正反兩面,而且在負反饋方面做足了文章。

  老子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人之所惡,唯孤寡不穀,而王公以為稱。故物,或損之而益,或益之而損。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強梁者不得其死,吾將以為教父?!保?2章)道生一,實乃道就是一(39章為證);一生二,是說道這個一生出了天地這個二(1章為證);二生三,是說天地這個二生出了陽氣、陰氣、和氣這個三;三生萬物,是說陰陽二氣在和氣的中介下相互激蕩而生出萬物。任何事物都是相互對立的陰陽結合體,和氣的介入使二氣之間趨于平衡與和諧,用自組織的觀點來看,陰陽正是系統內部結構中的正負反饋,陰氣陽氣這兩種反饋通過和氣而相互中和,使系統的自行控制、自我調節成為可能和現實?!骯鹿巡環Y”是人們厭惡的卑弱謙柔之物,但強大的王公恰恰需要它,何也?因為它是王公統治系統得以維系的負反饋?!骯飾?,或損之而益,或益之而損”,對一些事物而言,減損它反而使其得到增益,增益它反而使其得到減損,這里所說正是自組織理論中的“此長彼落,此落彼長”的負反饋及其負相關關系?!扒苛赫摺敝浴安壞悶淥饋?,恰恰是陽剛忽視陰柔、敵視陰柔、單邊獨大、脫韁前行的結果,亦即由于正反饋的過度調節而帶來的系統崩潰。

  據《太史公自序》中載:“春秋之中,弒君三十六,亡國五十二,諸侯奔走不得保其社稷者不可勝數。察其所以,皆失其本已?!崩獻由鈐詿呵錟┠?,親眼目睹了戰爭帶來的社會災難,感嘆于“天下無道,戎馬生于郊”(46章),對于各路諸侯肆意征伐、逞強爭霸的行徑深惡痛絕:“奈何萬乘之主,而以身輕天下?”(26章)“強梁者不得其死!”(42章)他期盼戰爭的絕跡和和平的到來,憧憬著“鄰國相望,雞犬之聲相聞,民至老死不相往來”(80章;“不相往來”是指沒有兵戎相見、沒有戰爭,而非隔絕來往——引者注)的理想生活。針對崇尚剛強已到了無以復加、無可救藥、社會系統瀕于崩?!院蟮惱焦且凰俊納緇嵯質?,基于自己對客觀規律的洞見及其理論體系建構的需要,《老子》文本特別突出了“柔弱勝剛強”的意義,甚至給人一種絕對化的印象,有其深厚的歷史背景和深刻的邏輯考量,其本質和價值亦應當引起當下企業界人士的重視和思考,尤其是一些強大的企業在經營和管理中充分重視并恰當發揮柔弱的作用,正是對負反饋的一種運用,對于企業自身系統以及“企業-環境”系統的平衡與穩定,有重大現實意義。

  我們今天置身于市場經濟的環境中,市場經濟首先是法制經濟,其次是道德經濟?!吧壇∪繒匠 ?,作為市場競爭的一種形象化比喻未嘗不可,但若把“商場”真正當做戰場,在企業內營造“貪、殘、野、暴”的狼性文化,在企業外推行所謂的“紅海戰略”,以強制強、強強對撞,為了戰勝競爭對手,甚至以各種不道德、不公平的競爭手段投入到你死我活的“白刃戰”中,造成企業倒閉、工人失業,渲染出一片血腥的“紅?!?,則并不符合市場經濟的本質。企業之間即使是同質企業之間的競爭也并非只有“零和博弈”這一種形式。企業家馮侖在《大象和小鳥的啟示》中指出:“做企業,第一是不爭,不要企圖吃掉別人。我們不去尋求壟斷的機會,不把自己的存在建立在別人痛苦的基礎上。而是力求讓所有的消費者、股東、員工及社會各界都喜歡我們,都需要我們,認為我們是個不錯的公司?!?(中)

責任編輯:李昂
时时彩技巧视频 赛车pk10高手玩法 安徽时时开奖 双色球胆拖投注表价格 到底有没有稳定的飞艇计划 澳门21点详细玩法 云南时时开奖中心藏宝阁 五分彩万位定胆有什么规律 看牌牛牛作弊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 平码平特肖 财神捕鱼 北京pk赛车3码计划规律 资金盘提现规则 即时比分预测 双色球纸张怎么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