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美文推薦CURRENT AFFAIRS
美文推薦 / 正文
70年,我們的文學記憶

  策劃人語:

  70年風雨歷程,文字是歷史的見證;70年心懷激蕩,文學是鮮活的記錄。70年來,中國作家用手中大筆,記錄了國人在一窮二白的國土上建設自己的家園,在奮進的紅旗下謳歌革命歷程,在沉靜反思中審視過往,在深度變革中感懷時代,在市場競爭中推陳出新……一代代作家留下了經典創作和藝術形象。讓我們在70年的文學記憶中,感受時代前行的足音。

  2019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70年來,隨著社會的進步與變遷,我國的文學在不斷發展。那些具有時代氣息的文學經典,能喚醒讀者的文學記憶。從文學作品中,可以回顧祖國發展與變革的歷史,了解祖國取得的豐碩成果,觸摸國民精神生活的軌跡。

  

  《紅巖》

  反映現實與歷史

  新中國成立初期,國家政治生活安定,為作家提供了良好創作環境。1956年至1957年,“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方針的提出,鼓勵文藝的形式和風格多樣化發展,為文壇注入生機與活力。隨著社會主義生產和建設的推進,相關題材的社會主義文學誕生。

  堅貞不屈的革命烈士江姐,勤勞堅韌的勞動者梁生寶,勇敢追求民主與自由的知識女性林道靜……這些鮮明而生動的人物,是當時人們熟悉的英雄模范,也是一代人的文學記憶。

  新中國成立后的50年代到70年代,在小說領域,一大批以農村現實生活與革命歷史為題材的作品涌現,成為當時熱潮。其中,把農村生活與斗爭寫進小說的,有趙樹理的《三里灣》、周立波的《山鄉巨變》、馬烽的《三年早知道》、柳青的《創業史》,等等。

  

  《創業史》

  《創業史》是其中較為突出的作品,它繪制了上世紀50年代前期農村生活圖景,真實反映了農業合作化運動的狀況,試圖表現農村社會主義革命中,農民放棄私有制、接受公有制的思想與心態的復雜變化過程,具有記錄時代的“史詩性”意義。在寫法上夾敘夾議,運用對比手法,刻畫了梁生寶、梁三老漢等個性鮮明的不同階級人物形象。

  另一類描摹革命斗爭的小說也較突出。比如,吳強的《紅日》,曲波的《林海雪原》,梁斌的《紅旗譜》,楊沫的《青春之歌》,羅廣斌、楊益言的《紅巖》,等等。其中,《紅巖》是無數讀者的文學記憶,其發行量巨大,到上世紀80年代,共印行20多次,發行800多萬冊?!逗煅搖返娜宋錒適?,被改編為電影、話劇、地方戲曲等多種藝術形式。

  在詩歌領域,以郭小川、賀敬之為代表的政治抒情詩成為當時主流。在戲劇領域,老舍的《茶館》是為人熟知的經典。小小的茶館成為舊中國社會縮影,眾多三教九流、性格鮮明的人物構成沖突,反映了19世紀末以后半個世紀的歷史變遷,作品具有民族色彩和“京味兒”。此外,以郭沫若、曹禺為代表的歷史劇也較有特色。

  總體來說,新中國成立初期的文學以社會主義文學為主,具有濃厚的現實主義風格與時代印跡。其中的英雄人物與經典故事具有強烈感召力,雖然很多作品有概念化傾向,在藝術性上有局限性,但其承載的愛國主義精神、革命精神與奮斗精神,激勵了一代代讀者。

  多潮流式推進

  隨著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和改革開放啟幕,經濟、社會、文化觀念等各方面都開始轉型,文學發展也進入了新時期。上世紀80年代的文學創作,呈現出多種新潮流蓬勃發展的態勢。

  “黑色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是讀者耳熟能詳的詩句。在詩歌領域,以北島、顧城為代表的朦朧詩人形成了一股朦朧詩創作潮流,追求人的自我價值,呼喚人性與自由,是對現代詩歌的進一步探索。

  小說創作的熱情更加高漲,改革文學、尋根文學、現代派、先鋒文學等多種新的文學思潮涌現。

  上世紀80年代中期,“尋根”成為一種思潮,引發了文學界熱烈討論,褒貶不一,由此推動了文學創作。韓少功的《爸爸爸》、阿城的《棋王》、王安憶的《小鮑莊》等“尋根小說”,以現代意識反思傳統文化,題材具有鮮明地域特征,結合傳統文學手法和現代派的象征、抽象手法,具有較深厚文化意蘊。

  上世紀80年代中后期,與現代派文學相關的“先鋒文學”也開始了探索,成為一股潮流。馬原的《拉薩河女神》、余華的《現實一種》、格非的《迷舟》是代表作。先鋒小說強調“虛構性”文體特征,敘事具有實驗性,重視小說的“形式”,對小說的內容與意義進行了解構,拓展了小說表現力。

  同時,注重還原現實生活的“新寫實小說”崛起,以池莉的《煩惱人生》、方方的《風景》為代表。這類作品大多采取客觀化敘事與“零度寫作”,表現現實的荒誕與無奈,小說的世俗化特征更明顯了。

  此外,還有一些自成一派的作家,如作為“京派”繼承者汪曾祺,其“散文化的小說”風格獨特。他的《大淖記事》《受戒》等小說,側重寫小人物、小事件,刻畫人情、人性之美,平實沖淡的語言如詩如畫,文化味道濃郁,將小說純文學功能發揮得較充分,提高了審美價值。

  

  《平凡的世界》

  雖然上世紀80年代出現了多種新的文學潮流,但在現實主義傳統創作中,路遙的長篇小說《平凡的世界》成為許多人難忘的文學記憶。它以孫少安和孫少平兩兄弟為中心,將普通人的日常生活與社會歷史變遷交織,描繪其勞動與愛情、苦難與奮斗,全景式展示了中國上世紀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的城鄉生活,一定程度上有史詩性意義?!鍍椒駁氖瀾紜方┟竦納钚吹帽普娑濁?,讀者仿佛坐在黃土高原的炕上和農民嘮嗑。它的影響力在于高昂格調,激勵了一代代人投入生活、努力奮斗。小說中的農民即便沒有收成,仍用熱情與汗水繼續耕種,字里行間對生活的熱愛,鼓舞讀者坦然接受生活的磨礪,不放棄希望,不停下腳步。這是一種寶貴的精神力量。

  多元化發展

  1992年,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地位確立,市場經濟全面展開,中國加入了全球化進程。上世紀90年代的文學受市場化影響,打破了“單一”主題,不再以上世紀80年代的潮流方式推進,寫作更多元化。

  長篇小說的創作興盛,題材與形式豐富而多樣,受到讀者歡迎。二月河的《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是歷史題材的代表作。陳忠實的《白鹿原》是突出的“家族”題材作品。社會的商業化,使一些作家格外關注精神性問題,如張承志的《心靈史》和史鐵生的《務虛筆記》,試圖尋找人的生存意義與價值?;褂邢嗟倍嗔釗擻∠笊羈痰撓判闋髕?,如王安憶的《長恨歌》、阿來的《塵埃落定》、賈平凹的《廢都》、莫言的《豐乳肥臀》、閻連科的《日光流年》。

  “女性寫作”是上世紀90年代出現的一個重要文學現象。以林白、陳染為代表的作家,其作品中的女性意識得到確立,如《私人生活》,注重書寫女性的生活狀態與生命體驗,具有“私人化”意味。

  

  《生死疲勞》

  上世紀90年代的新寫實小說進一步發展,一些作品具有了后現代主義的“解構”和“反諷”特征,藝術視野和手法更加成熟。

  此時的先鋒小說,開始向現實主義回歸,更加關注社會現實以及人物命運。比如蘇童的《妻妾成群》,余華的《活著》《許三觀賣血記》等。

  《活著》是一部相當震撼的現實主義作品,它講述了在解放戰爭、土改運動等社會變革的幾十年間,徐福貴的人生和家庭的遭遇,所有親人先后離去,最后只剩下他與一頭老牛相依為命,但福貴卻從未喪失活著的信念?!痘鈄擰氛瓜至巳嗣娑運勞鲇肟嗄訓奶?,活著艱難卻也美好,因此更具意義,主人公的堅忍與樂觀散發著精神光輝。在“苦難”敘事中,作品流露出對生命個體與群體的敬意。小說采用了客觀中立的敘事立場、溫情深沉的情感基調。余華說,“作者不再是一位敘述上的侵略者,而是一位聆聽者”。

  國際化、通俗化、商業化

  進入新世紀,受商業社會的影響,文學進一步市場化,創作更活躍,作品數量增多,也不乏佳作。中國文學與世界的交流加強了,作品傳播更廣泛,影響力得到提升。

  20世紀優秀主流文學作品,風格各異。遲子建《額爾古納河右岸》體現出對自然與生態的敬畏,嚴歌苓的《小姨多鶴》深切關注女性命運,麥家的長篇小說《解密》想象力豐富,被譯成30多種語言,得到多家國際主流媒體的好評。

  2012年,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這是中國文學重要事件。莫言的小說創作,從上世紀80年代的《透明的紅蘿卜》《紅高粱家族》,到20世紀后期的《生死疲勞》《蛙》,都極具個人經驗與色彩。他的作品扎根本土,講述高密東北鄉的故事,借用了西方現代主義手法,也結合中國傳統民間故事手法。諾貝爾文學獎頒獎詞曾提到,“莫言的故事有著神秘和寓意,讓所有的價值觀得到體現……生動地向我們展示了一個被人遺忘的農民世界”。

  這一時期,科幻文學開始流行。從2008年劉慈欣的《三體》第一部出版后,掀起了一次次“科幻熱”?!度濉方彩雋說厙蛉死轡拿骱腿逋廡俏拿韉男畔⒔渙?、生死搏殺及兩個文明在宇宙中的興衰歷程,其對末日的驚奇想象,對人類文明的反思,受到大量國內外讀者歡迎。2015年8月,《三體》英文版獲得最具影響力的科幻獎——雨果獎最佳長篇小說。2016年,郝景芳的《北京折疊》獲第74屆雨果獎中短篇小說獎。2019年,被改編為電影的《流浪地球》成為春節檔票房冠軍,再次引發了大眾對科幻文學的討論。

  

  《三體》

  隨著信息技術發展,網絡文學進入大眾視線,尤其受青少年群體的歡迎。網絡文學作品發表于論壇網站,在創作上具有交互性,內容通俗化、大眾化。雖然作品質量良莠不齊,但形式與內容受到較少約束,題材廣泛,出現了如《悟空傳》《盜墓筆記》《鬼吹燈》《后宮·甄嬛傳》等有特色的作品。

  文學與商業的互動密切,是當下一個現象。無論是傳統嚴肅文學,還是大眾通俗文學,無論是經典舊作,還是流行新作,相當多文學作品都被改編成影視劇或游戲,成為IP。如《平凡的世界》、金庸小說被翻拍,《盜墓筆記》之類的網絡小說成為熱播劇。其中,有的文學作品原本不被熟知,由于影視作品的問世而重新被讀者發現和閱讀。

  整體看來,當前的文學創作較活躍,題材豐富,作品的國際化與商業化趨勢加強,讀者的閱讀選擇也更加自由、多元化。

責任編輯: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