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上市公司CURRENT AFFAIRS
上市公司 / 正文
強監管推動高質量發展 上市公司遭“無死角”年報問詢

  年報是投資者了解上市公司的一個重要通道,保持年報的客觀性、獨立性是非常重要的,也顯示出監管層嚴監管的態度,可以有效?;ぶ行⊥蹲收呃?。今年對上市公司年報的監管更加嚴格,對一些業內“爆雷”或者有重大偏差的公司進行問詢,有利于投資者做好預期管理及糾正上市公司的錯誤行為。

  年報披露收官后,監管層問詢隨之而來。截至5月20日,兩市超過400家上市公司收到滬深交易所的年報問詢函,遠超去年同期數量。根據滬深交易所公布的數據統計,截至5月17日,上交所發出年報問詢函超過120封,深交所發出286封,其中僅5月10日至5月16日就發出118封問詢函。

  在年報正式披露之前,部分上市公司業績大變臉已經引起交易所的關注。年報正式披露后,更多問題浮出水面,包括上市公司的經營能力、商譽減值風險等。

  業績變臉公司收到進一步問詢

  在上市公司年報正式披露之前,大幅修正業績預告的上市公司已經接受過一輪關于業績變臉的問詢。年報正式發布之后,監管層又發出了進一步問詢。

  以西部礦業為例,因對青投集團全額計提而導致業績大變臉,上交所在對西部礦業的第一次問詢提及5個問題,要求其披露青投集團股權出現減值的原因與具體時點;對該股權投資,公司前期是否計提過減值準備,如曾計提,請說明計提金額、依據;公司在前期業績預告中,未預計該項重大減值損失的原因、決策機制和主要決策人;公司及評估機構確認青投集團股權價值的可回收金額為零的依據、合理性及具體測算過程,是否存在一次性計提以進行財務大洗澡的行為,該會計處理是否足夠審慎;如青投集團后期經營好轉,將對公司經營結果產生何種影響。

供圖:ic/photo

  年報正式發布之后,上交所進一步詢問了青投集團主營業務類型、主要產品及服務、經營模式、員工人數及截至目前的生產經營情況;青投集團的主要資產、負債科目的賬面金額、減值金額、評估金額,詳細說明資產減值測試的重大假設和參數、測算過程,并說明將可回收金額確定為零的依據等問題,并要求其對計提減值的準確客觀性進行說明。

  歐菲光業績由盈轉虧也收到了深交所的進一步問詢。第一次問詢主要針對存貨減值的原因,第二次問詢則進一步針對公司生產經營模式,要求公司說明存貨賬面余額的真實性。

  此外,在對多家上市公司的問詢函中,交易所直接在問詢函中要求公司說明是否存在財務“大洗澡”行為。

  關注企業長期經營能力和商譽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并非只有虧損的企業才會收到年報問詢函。收到年報問詢函的上市公司中,既有ST公司,也有盈利的企業,只要是交易所認為需要進一步披露的事項,都會在問詢函中出現。監管層在關注業績變化較大的公司之外,對企業持續經營能力和企業對經營風險把控的關注度也明顯提升。

  以多喜愛為例,多喜愛2018年實現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2778.48萬元,同比增長 20.09%??鄢薔P運鷚嫻木煥笪?329.58萬元,同比增長14.07%。深交所問詢函要求多喜愛結合所屬行業發展趨勢、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的財務狀況等,說明公司凈利潤增長的原因,并結合營業收入、營業成本、各產品毛利率、存貨周轉情況等說明是否與行業趨勢匹配,同時,還要求多喜愛自查公司期末存貨是否出現減值跡象。

  經歷了去年上市公司商譽風險,監管層對于商譽減值的關注度也在提升,尤其是游戲、影視類公司,交易所對其并購之后公司經營狀況和細節監管較為嚴格。深交所近期發布的上市公司2018年年報分析報告指出,資產減值損失對凈利潤的影響較大。去年深市公司商譽減值1278億元,同比上升近4倍。

  在深交所給三五互聯下發的問詢函中顯示,三五互聯并購深圳市道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圳道熙”)形成商譽6.52億元,本期計提了4.36億元減值。深圳道熙2018年度營業收入7700萬元,同比下滑39.02%,其收入主要來源于戰爭霸業和城防三國兩款游戲。但在上述游戲最近兩年活躍用戶量等指標持續下滑的情況下,公司預測深圳道熙2019年至2023年營業收入增長率分別為-2.36%、6.67%、6.88%、6.44%和6.05%。深交所要求三五互聯結合新游戲儲備、上線計劃等事項說明營業收入增長率預測的合理性。聚力文化、暴風集團、天舟文化等文化影視公司都受到關于商譽減值的問詢。

  此外,現金流與營業收入不匹配、償債能力、存在重大糾紛和訴訟等對企業未來發展有影響的方面也受到交易所關注。

  提高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質量

  年報問詢函中除了常規問題之外,今年還出現了董監高質疑自家年報,發出“不保真”的聲明。據《金融時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有超過10家上市公司董監高表示,“無法保證年報內容的真實、準確、完整,無法確定不存在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重大遺漏?!?/p>

  據了解,2013年信息披露直通車改革后,問詢函形式的監管現象逐漸成為資本市場監管的重要手段。數據顯示,2016年財務報告問詢函約666份,并購重組問詢函約470份,其他類型問詢函約646份;2017年財務報告問詢函共計712份,并購重組問詢函333份,其他類型問詢函908份。

  上市公司掩蓋發展經營狀況、粉飾業績等行為對上市公司本身以及資本市場長期高質量發展百害而無一利。一些上市公司在預報中業績狀況為盈利,帶動股價上漲,幾個月之后業績變臉,股價直線下跌,給投資者帶來巨大損失。

  前??椿鶚紫治鍪ρ畹鋁硎?,年報是投資者了解上市公司的一個重要通道,保持年報的客觀性、獨立性是非常重要的,也顯示出監管層嚴監管的態度,可以有效?;ぶ行⊥蹲收呃?。今年對上市公司年報的監管更加嚴格,對一些業內“爆雷”或者有重大偏差的公司進行問詢,有利于投資者做好預期管理及糾正上市公司的錯誤行為。

責任編輯:韓昊